陶渊明

陶渊明

陶渊明《归园田居·其三》原文、注释及赏析

诗词歌赋hgzz8023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56 次浏览 • 2021-05-25 22:09 • 来自相关话题

归园田居·其三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注释】①南山:指今江西省庐山。②兴:起身。理:整理,整顿。荒秽:指野草之类。③带:一作“戴”,披。荷:肩扛,肩负。④夕露:黄昏时的露水。沾:湿。⑤但:只。愿无违:不违背自己的意愿。
    【赏析】这首诗写诗人晨出晚归的劳动生活及感受。首二句叙事:归隐后在南山新开垦的地上种了较耐贫瘠、容易生长的豆类,由于自己不善农活,地里野草长得繁茂,豆苗长得稀疏。三、四句写躬耕:早起去地里锄草,直到黄昏月出后才扛着锄头回家。五、六句以细节表现劳作的艰辛:狭窄的山路旁长满了高高的杂草,日暮时分,草叶上凝结的点点露珠,沾湿了我的衣裳。七、八句点明主旨:衣服湿了并不可惜,只要不违背归耕的意愿就好了。诗人热爱劳动,在劳动中求得乐趣,表达了他“复得返自然”以后所特有的感受。这首诗语言平淡而意蕴深厚,富于诗情画意。张玉穀评曰:“三章叙力田事,犹就豆说,隐用杨恽《拊缶歌》意。前四,蒙前章恐零落句,正说治豆,后四,则顶第四句,申写力田原有力田之苦,然愿欲无违,衣沾奚惜,仍是前萦后拂题面四字。前三章层递写来,已无余蕴。” 查看全部
归园田居·其三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注释】①南山:指今江西省庐山。②兴:起身。理:整理,整顿。荒秽:指野草之类。③带:一作“戴”,披。荷:肩扛,肩负。④夕露:黄昏时的露水。沾:湿。⑤但:只。愿无违:不违背自己的意愿。
    【赏析】这首诗写诗人晨出晚归的劳动生活及感受。首二句叙事:归隐后在南山新开垦的地上种了较耐贫瘠、容易生长的豆类,由于自己不善农活,地里野草长得繁茂,豆苗长得稀疏。三、四句写躬耕:早起去地里锄草,直到黄昏月出后才扛着锄头回家。五、六句以细节表现劳作的艰辛:狭窄的山路旁长满了高高的杂草,日暮时分,草叶上凝结的点点露珠,沾湿了我的衣裳。七、八句点明主旨:衣服湿了并不可惜,只要不违背归耕的意愿就好了。诗人热爱劳动,在劳动中求得乐趣,表达了他“复得返自然”以后所特有的感受。这首诗语言平淡而意蕴深厚,富于诗情画意。张玉穀评曰:“三章叙力田事,犹就豆说,隐用杨恽《拊缶歌》意。前四,蒙前章恐零落句,正说治豆,后四,则顶第四句,申写力田原有力田之苦,然愿欲无违,衣沾奚惜,仍是前萦后拂题面四字。前三章层递写来,已无余蕴。”

陶渊明《归园田居·其三》原文、注释及赏析

诗词歌赋hgzz8023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56 次浏览 • 2021-05-25 22:09 • 来自相关话题

归园田居·其三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注释】①南山:指今江西省庐山。②兴:起身。理:整理,整顿。荒秽:指野草之类。③带:一作“戴”,披。荷:肩扛,肩负。④夕露:黄昏时的露水。沾:湿。⑤但:只。愿无违:不违背自己的意愿。
    【赏析】这首诗写诗人晨出晚归的劳动生活及感受。首二句叙事:归隐后在南山新开垦的地上种了较耐贫瘠、容易生长的豆类,由于自己不善农活,地里野草长得繁茂,豆苗长得稀疏。三、四句写躬耕:早起去地里锄草,直到黄昏月出后才扛着锄头回家。五、六句以细节表现劳作的艰辛:狭窄的山路旁长满了高高的杂草,日暮时分,草叶上凝结的点点露珠,沾湿了我的衣裳。七、八句点明主旨:衣服湿了并不可惜,只要不违背归耕的意愿就好了。诗人热爱劳动,在劳动中求得乐趣,表达了他“复得返自然”以后所特有的感受。这首诗语言平淡而意蕴深厚,富于诗情画意。张玉穀评曰:“三章叙力田事,犹就豆说,隐用杨恽《拊缶歌》意。前四,蒙前章恐零落句,正说治豆,后四,则顶第四句,申写力田原有力田之苦,然愿欲无违,衣沾奚惜,仍是前萦后拂题面四字。前三章层递写来,已无余蕴。” 查看全部
归园田居·其三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注释】①南山:指今江西省庐山。②兴:起身。理:整理,整顿。荒秽:指野草之类。③带:一作“戴”,披。荷:肩扛,肩负。④夕露:黄昏时的露水。沾:湿。⑤但:只。愿无违:不违背自己的意愿。
    【赏析】这首诗写诗人晨出晚归的劳动生活及感受。首二句叙事:归隐后在南山新开垦的地上种了较耐贫瘠、容易生长的豆类,由于自己不善农活,地里野草长得繁茂,豆苗长得稀疏。三、四句写躬耕:早起去地里锄草,直到黄昏月出后才扛着锄头回家。五、六句以细节表现劳作的艰辛:狭窄的山路旁长满了高高的杂草,日暮时分,草叶上凝结的点点露珠,沾湿了我的衣裳。七、八句点明主旨:衣服湿了并不可惜,只要不违背归耕的意愿就好了。诗人热爱劳动,在劳动中求得乐趣,表达了他“复得返自然”以后所特有的感受。这首诗语言平淡而意蕴深厚,富于诗情画意。张玉穀评曰:“三章叙力田事,犹就豆说,隐用杨恽《拊缶歌》意。前四,蒙前章恐零落句,正说治豆,后四,则顶第四句,申写力田原有力田之苦,然愿欲无违,衣沾奚惜,仍是前萦后拂题面四字。前三章层递写来,已无余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