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

杜甫

杜甫《石壕吏》全诗赏析(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

诗词歌赋hgzz8023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14 次浏览 • 2021-07-09 20:46 • 来自相关话题

    唐代著名诗人杜甫的“三吏”“三别”,历来被推崇为元白新乐府的滥觞,是叙事诗的名篇。我们且选其一首,稍作逻辑分析,以见一斑。
    本诗以作者(我)暮来晨去的所见所闻为线索,演示了一幕官差抓伕的人间惨剧。全诗通过集中写出老妇人在恶吏面前的悲痛陈述,揭示了一家农民在安史之乱中的悲惨遭遇,塑造了一个经受着命运的无情打击(三男从军,两男战死),最后还代翁赴难的农村老妇的悲壮形象。全篇句句叙事,主题明确、一贯,层次清晰、恰当,前后呼应,步步深入,是一首叙事简练、意蕴丰厚、爱憎强烈、倾向鲜明的好诗。从逻辑的角度看,则可以认为是一首高度体现篇章结构内在合理性和严密逻辑性的诗作。下面,我们仅从其后一方面作些分析。
    从总体来看,正如我们前面刚指出的,全诗的主题是通过老妇对其一家在战乱中悲惨遭遇的血泪控诉,暴露出当时封建统治阶级拉伕抓丁的残酷性。按此,诗的前四句是对当时情景的扼要介绍。“有吏夜捉人”“老翁逾墙走”,把老妇不得不开门出去应付恶吏的情景,写得真是惊心动魄。“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把诗的主题在人物关系上反映了出来,极其概括而形象地写出了“吏”与“妇”的尖锐矛盾。二者的一“呼”一“啼”、一“怒”一“苦”,有力地渲染出恶吏的蛮横和老妇的悲痛,这就为老妇的痛苦陈述描绘了更为沉重而惨痛的气氛。接下来,通过“听妇前致词”,也就是通过老妇回答官差的陈述,把诗的主题具体而深刻地揭示和展现开来。
    首先,由“三男邺城戍”到“死者长已矣”这五句,说明家中三个儿子一个不剩地上了前线,而且,两个已经战死。这是对官差查问家中是否有男丁时的答话。
    其次,“室中更无人,唯有乳下孙”两句,说明家中已无成年男人,只有一个尚在吃奶的孙子。这显然是对官差查问家中是否尚有未成年男丁时的答话。
    再次,“有孙母未去,出入无完裙”两句,说明正是因为还有一个孙子在吃奶,所以,这个儿媳还未出走。这明显地是对官差追问家中是否还有壮年妇女的答话。
    最后,“老妪力虽衰”到“犹得备晨炊”四句,说明老妪在面对官差恶吏层层紧逼的追问,而看出其抓不到人不罢手的情况下,为了保全媳妇(也是为了保全孙子)和掩护老翁,不得不挺身顶差、慷慨赴难而作出的表白。
    由此不难看出,老妪的答话和表白,不仅显现了官差为了抓丁拉伕而对老妇层层紧逼的追问,而且,也步步深入地展示了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在战乱中的悲惨遭遇,其内在逻辑性和逻辑力量不言而喻。
    诗的最后四句,交代了官差紧逼抓伕的最后结果:“天明登前途,独与老翁别。”表明老妪确实已被官差拉走了;因此,“夜久语声绝,如闻泣幽咽”所表现的,则是老妇被拉走后,儿媳痛失婆母、孙子痛失祖母和老翁痛失老伴的呜咽声。把战乱中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生离死别的人间惨剧表现得淋漓尽致。
    这样,整篇诗就紧紧围绕主题而依次展开,既有背景的介绍,也有人物间矛盾关系(通过“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的显示,同时,也有情节发展结果的交代,前后呼应,彼此关照,层层深入,一环紧扣一环。不仅显示了作品通过含蓄而生动的形象来刻画典型事件的高超艺术技巧,也显示了作品篇章结构的严密和强烈的内在逻辑力量,这正是作品所以具有极其巨大的感染力与震撼力的根本原因所在。由此,我们也就可以从中领悟到:一篇诗作,特别是一首叙事诗,其篇章结构具有严密逻辑性的主要要求和主要表现:
    第一,必须主题明确,而且一以贯之。
    第二,情节的展开必须符合事件自身固有的内在发展逻辑(自然进程),因而能够体现出明晰的具有逐步展开或逐步深入的逻辑层次。
    第三,必须是首尾呼应、前后关照的。其含蓄中的省略和言外之意,必须能合理地想象,也就是能合乎逻辑地予以推出的。
    我想,以上几点或许就是《石壕吏》一诗所显示的篇章结构的内在逻辑力量之所在吧!因此,这或许也就是它对于包括诗词创作在内的一切文学创作所提供的一种重要启示和启迪吧!
  查看全部
    唐代著名诗人杜甫的“三吏”“三别”,历来被推崇为元白新乐府的滥觞,是叙事诗的名篇。我们且选其一首,稍作逻辑分析,以见一斑。
    本诗以作者(我)暮来晨去的所见所闻为线索,演示了一幕官差抓伕的人间惨剧。全诗通过集中写出老妇人在恶吏面前的悲痛陈述,揭示了一家农民在安史之乱中的悲惨遭遇,塑造了一个经受着命运的无情打击(三男从军,两男战死),最后还代翁赴难的农村老妇的悲壮形象。全篇句句叙事,主题明确、一贯,层次清晰、恰当,前后呼应,步步深入,是一首叙事简练、意蕴丰厚、爱憎强烈、倾向鲜明的好诗。从逻辑的角度看,则可以认为是一首高度体现篇章结构内在合理性和严密逻辑性的诗作。下面,我们仅从其后一方面作些分析。
    从总体来看,正如我们前面刚指出的,全诗的主题是通过老妇对其一家在战乱中悲惨遭遇的血泪控诉,暴露出当时封建统治阶级拉伕抓丁的残酷性。按此,诗的前四句是对当时情景的扼要介绍。“有吏夜捉人”“老翁逾墙走”,把老妇不得不开门出去应付恶吏的情景,写得真是惊心动魄。“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把诗的主题在人物关系上反映了出来,极其概括而形象地写出了“吏”与“妇”的尖锐矛盾。二者的一“呼”一“啼”、一“怒”一“苦”,有力地渲染出恶吏的蛮横和老妇的悲痛,这就为老妇的痛苦陈述描绘了更为沉重而惨痛的气氛。接下来,通过“听妇前致词”,也就是通过老妇回答官差的陈述,把诗的主题具体而深刻地揭示和展现开来。
    首先,由“三男邺城戍”到“死者长已矣”这五句,说明家中三个儿子一个不剩地上了前线,而且,两个已经战死。这是对官差查问家中是否有男丁时的答话。
    其次,“室中更无人,唯有乳下孙”两句,说明家中已无成年男人,只有一个尚在吃奶的孙子。这显然是对官差查问家中是否尚有未成年男丁时的答话。
    再次,“有孙母未去,出入无完裙”两句,说明正是因为还有一个孙子在吃奶,所以,这个儿媳还未出走。这明显地是对官差追问家中是否还有壮年妇女的答话。
    最后,“老妪力虽衰”到“犹得备晨炊”四句,说明老妪在面对官差恶吏层层紧逼的追问,而看出其抓不到人不罢手的情况下,为了保全媳妇(也是为了保全孙子)和掩护老翁,不得不挺身顶差、慷慨赴难而作出的表白。
    由此不难看出,老妪的答话和表白,不仅显现了官差为了抓丁拉伕而对老妇层层紧逼的追问,而且,也步步深入地展示了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在战乱中的悲惨遭遇,其内在逻辑性和逻辑力量不言而喻。
    诗的最后四句,交代了官差紧逼抓伕的最后结果:“天明登前途,独与老翁别。”表明老妪确实已被官差拉走了;因此,“夜久语声绝,如闻泣幽咽”所表现的,则是老妇被拉走后,儿媳痛失婆母、孙子痛失祖母和老翁痛失老伴的呜咽声。把战乱中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生离死别的人间惨剧表现得淋漓尽致。
    这样,整篇诗就紧紧围绕主题而依次展开,既有背景的介绍,也有人物间矛盾关系(通过“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的显示,同时,也有情节发展结果的交代,前后呼应,彼此关照,层层深入,一环紧扣一环。不仅显示了作品通过含蓄而生动的形象来刻画典型事件的高超艺术技巧,也显示了作品篇章结构的严密和强烈的内在逻辑力量,这正是作品所以具有极其巨大的感染力与震撼力的根本原因所在。由此,我们也就可以从中领悟到:一篇诗作,特别是一首叙事诗,其篇章结构具有严密逻辑性的主要要求和主要表现:
    第一,必须主题明确,而且一以贯之。
    第二,情节的展开必须符合事件自身固有的内在发展逻辑(自然进程),因而能够体现出明晰的具有逐步展开或逐步深入的逻辑层次。
    第三,必须是首尾呼应、前后关照的。其含蓄中的省略和言外之意,必须能合理地想象,也就是能合乎逻辑地予以推出的。
    我想,以上几点或许就是《石壕吏》一诗所显示的篇章结构的内在逻辑力量之所在吧!因此,这或许也就是它对于包括诗词创作在内的一切文学创作所提供的一种重要启示和启迪吧!
 

被称为“诗史”的是谁的诗

回复

诗词歌赋hgzz8023 回复了问题 • 1 人关注 • 1 个回复 • 96 次浏览 • 2021-05-26 20:17 • 来自相关话题

被称为“诗史”的是谁的诗

回复

诗词歌赋hgzz8023 回复了问题 • 1 人关注 • 1 个回复 • 96 次浏览 • 2021-05-26 20:17 • 来自相关话题

杜甫《石壕吏》全诗赏析(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

诗词歌赋hgzz8023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14 次浏览 • 2021-07-09 20:46 • 来自相关话题

    唐代著名诗人杜甫的“三吏”“三别”,历来被推崇为元白新乐府的滥觞,是叙事诗的名篇。我们且选其一首,稍作逻辑分析,以见一斑。
    本诗以作者(我)暮来晨去的所见所闻为线索,演示了一幕官差抓伕的人间惨剧。全诗通过集中写出老妇人在恶吏面前的悲痛陈述,揭示了一家农民在安史之乱中的悲惨遭遇,塑造了一个经受着命运的无情打击(三男从军,两男战死),最后还代翁赴难的农村老妇的悲壮形象。全篇句句叙事,主题明确、一贯,层次清晰、恰当,前后呼应,步步深入,是一首叙事简练、意蕴丰厚、爱憎强烈、倾向鲜明的好诗。从逻辑的角度看,则可以认为是一首高度体现篇章结构内在合理性和严密逻辑性的诗作。下面,我们仅从其后一方面作些分析。
    从总体来看,正如我们前面刚指出的,全诗的主题是通过老妇对其一家在战乱中悲惨遭遇的血泪控诉,暴露出当时封建统治阶级拉伕抓丁的残酷性。按此,诗的前四句是对当时情景的扼要介绍。“有吏夜捉人”“老翁逾墙走”,把老妇不得不开门出去应付恶吏的情景,写得真是惊心动魄。“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把诗的主题在人物关系上反映了出来,极其概括而形象地写出了“吏”与“妇”的尖锐矛盾。二者的一“呼”一“啼”、一“怒”一“苦”,有力地渲染出恶吏的蛮横和老妇的悲痛,这就为老妇的痛苦陈述描绘了更为沉重而惨痛的气氛。接下来,通过“听妇前致词”,也就是通过老妇回答官差的陈述,把诗的主题具体而深刻地揭示和展现开来。
    首先,由“三男邺城戍”到“死者长已矣”这五句,说明家中三个儿子一个不剩地上了前线,而且,两个已经战死。这是对官差查问家中是否有男丁时的答话。
    其次,“室中更无人,唯有乳下孙”两句,说明家中已无成年男人,只有一个尚在吃奶的孙子。这显然是对官差查问家中是否尚有未成年男丁时的答话。
    再次,“有孙母未去,出入无完裙”两句,说明正是因为还有一个孙子在吃奶,所以,这个儿媳还未出走。这明显地是对官差追问家中是否还有壮年妇女的答话。
    最后,“老妪力虽衰”到“犹得备晨炊”四句,说明老妪在面对官差恶吏层层紧逼的追问,而看出其抓不到人不罢手的情况下,为了保全媳妇(也是为了保全孙子)和掩护老翁,不得不挺身顶差、慷慨赴难而作出的表白。
    由此不难看出,老妪的答话和表白,不仅显现了官差为了抓丁拉伕而对老妇层层紧逼的追问,而且,也步步深入地展示了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在战乱中的悲惨遭遇,其内在逻辑性和逻辑力量不言而喻。
    诗的最后四句,交代了官差紧逼抓伕的最后结果:“天明登前途,独与老翁别。”表明老妪确实已被官差拉走了;因此,“夜久语声绝,如闻泣幽咽”所表现的,则是老妇被拉走后,儿媳痛失婆母、孙子痛失祖母和老翁痛失老伴的呜咽声。把战乱中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生离死别的人间惨剧表现得淋漓尽致。
    这样,整篇诗就紧紧围绕主题而依次展开,既有背景的介绍,也有人物间矛盾关系(通过“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的显示,同时,也有情节发展结果的交代,前后呼应,彼此关照,层层深入,一环紧扣一环。不仅显示了作品通过含蓄而生动的形象来刻画典型事件的高超艺术技巧,也显示了作品篇章结构的严密和强烈的内在逻辑力量,这正是作品所以具有极其巨大的感染力与震撼力的根本原因所在。由此,我们也就可以从中领悟到:一篇诗作,特别是一首叙事诗,其篇章结构具有严密逻辑性的主要要求和主要表现:
    第一,必须主题明确,而且一以贯之。
    第二,情节的展开必须符合事件自身固有的内在发展逻辑(自然进程),因而能够体现出明晰的具有逐步展开或逐步深入的逻辑层次。
    第三,必须是首尾呼应、前后关照的。其含蓄中的省略和言外之意,必须能合理地想象,也就是能合乎逻辑地予以推出的。
    我想,以上几点或许就是《石壕吏》一诗所显示的篇章结构的内在逻辑力量之所在吧!因此,这或许也就是它对于包括诗词创作在内的一切文学创作所提供的一种重要启示和启迪吧!
  查看全部
    唐代著名诗人杜甫的“三吏”“三别”,历来被推崇为元白新乐府的滥觞,是叙事诗的名篇。我们且选其一首,稍作逻辑分析,以见一斑。
    本诗以作者(我)暮来晨去的所见所闻为线索,演示了一幕官差抓伕的人间惨剧。全诗通过集中写出老妇人在恶吏面前的悲痛陈述,揭示了一家农民在安史之乱中的悲惨遭遇,塑造了一个经受着命运的无情打击(三男从军,两男战死),最后还代翁赴难的农村老妇的悲壮形象。全篇句句叙事,主题明确、一贯,层次清晰、恰当,前后呼应,步步深入,是一首叙事简练、意蕴丰厚、爱憎强烈、倾向鲜明的好诗。从逻辑的角度看,则可以认为是一首高度体现篇章结构内在合理性和严密逻辑性的诗作。下面,我们仅从其后一方面作些分析。
    从总体来看,正如我们前面刚指出的,全诗的主题是通过老妇对其一家在战乱中悲惨遭遇的血泪控诉,暴露出当时封建统治阶级拉伕抓丁的残酷性。按此,诗的前四句是对当时情景的扼要介绍。“有吏夜捉人”“老翁逾墙走”,把老妇不得不开门出去应付恶吏的情景,写得真是惊心动魄。“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把诗的主题在人物关系上反映了出来,极其概括而形象地写出了“吏”与“妇”的尖锐矛盾。二者的一“呼”一“啼”、一“怒”一“苦”,有力地渲染出恶吏的蛮横和老妇的悲痛,这就为老妇的痛苦陈述描绘了更为沉重而惨痛的气氛。接下来,通过“听妇前致词”,也就是通过老妇回答官差的陈述,把诗的主题具体而深刻地揭示和展现开来。
    首先,由“三男邺城戍”到“死者长已矣”这五句,说明家中三个儿子一个不剩地上了前线,而且,两个已经战死。这是对官差查问家中是否有男丁时的答话。
    其次,“室中更无人,唯有乳下孙”两句,说明家中已无成年男人,只有一个尚在吃奶的孙子。这显然是对官差查问家中是否尚有未成年男丁时的答话。
    再次,“有孙母未去,出入无完裙”两句,说明正是因为还有一个孙子在吃奶,所以,这个儿媳还未出走。这明显地是对官差追问家中是否还有壮年妇女的答话。
    最后,“老妪力虽衰”到“犹得备晨炊”四句,说明老妪在面对官差恶吏层层紧逼的追问,而看出其抓不到人不罢手的情况下,为了保全媳妇(也是为了保全孙子)和掩护老翁,不得不挺身顶差、慷慨赴难而作出的表白。
    由此不难看出,老妪的答话和表白,不仅显现了官差为了抓丁拉伕而对老妇层层紧逼的追问,而且,也步步深入地展示了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在战乱中的悲惨遭遇,其内在逻辑性和逻辑力量不言而喻。
    诗的最后四句,交代了官差紧逼抓伕的最后结果:“天明登前途,独与老翁别。”表明老妪确实已被官差拉走了;因此,“夜久语声绝,如闻泣幽咽”所表现的,则是老妇被拉走后,儿媳痛失婆母、孙子痛失祖母和老翁痛失老伴的呜咽声。把战乱中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生离死别的人间惨剧表现得淋漓尽致。
    这样,整篇诗就紧紧围绕主题而依次展开,既有背景的介绍,也有人物间矛盾关系(通过“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的显示,同时,也有情节发展结果的交代,前后呼应,彼此关照,层层深入,一环紧扣一环。不仅显示了作品通过含蓄而生动的形象来刻画典型事件的高超艺术技巧,也显示了作品篇章结构的严密和强烈的内在逻辑力量,这正是作品所以具有极其巨大的感染力与震撼力的根本原因所在。由此,我们也就可以从中领悟到:一篇诗作,特别是一首叙事诗,其篇章结构具有严密逻辑性的主要要求和主要表现:
    第一,必须主题明确,而且一以贯之。
    第二,情节的展开必须符合事件自身固有的内在发展逻辑(自然进程),因而能够体现出明晰的具有逐步展开或逐步深入的逻辑层次。
    第三,必须是首尾呼应、前后关照的。其含蓄中的省略和言外之意,必须能合理地想象,也就是能合乎逻辑地予以推出的。
    我想,以上几点或许就是《石壕吏》一诗所显示的篇章结构的内在逻辑力量之所在吧!因此,这或许也就是它对于包括诗词创作在内的一切文学创作所提供的一种重要启示和启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