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丕

曹丕

曹丕《燕歌行》写作时代背景及鉴赏

阅读写作hgzz8023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50 次浏览 • 2021-07-20 15:37 • 来自相关话题

    这是曹丕《燕歌行》二首中的第一首。《燕歌行》是乐府曲名,属于相和歌中的平调曲。燕是西周至春秋战国时期诸侯国名,辖地约为如今的北京市以及河北北部、辽宁西南部一带地区。这里是汉族和北部少数民族相交接的地带,秦汉以来经常发生战争,因此历代统治者都要派重兵戍守。由此可见,《燕歌行》应当与乐府曲名《齐讴行》《吴趋行》相类似,都是反映某一地区的生活,具有地域音乐特点的曲调。《燕歌行》不见古辞,这个曲调可能借由曹丕的创作才进入了乐府。
    郭茂倩《乐府诗集》引《乐府解题》揭示《燕歌行》主旨说:“魏文帝‘秋风’‘别日’二曲言时序迁换,行役不归,妇人怨旷无所诉也。”很显然,这首诗是拟设征夫妻子口吻,写她在时节转换之时,怀念征戍不归的丈夫,吐露满腹哀怨无处诉说的痛苦。
    曹丕把写景、写人、抒情、叙事巧妙地融为一体,把思妇的感情、心理描绘得淋漓尽致,构成了一种千回百转、凄凉哀怨的风格。这是《燕歌行》的特点,也是曹丕诗歌区别于曹操等其他建安文人诗歌的典型特征。在他的诗中,看不到其父曹操那种慷慨激昂以天下为己任的气概,也看不到其弟曹植那种积极上进志欲报效国家的激情。在他那里,总像是有一种诉说不完的凄苦哀怨之情,且他的言事抒情又常常用女子口吻。因此,明人钟惺说他的诗“婉娈细秀,有公子气,有文人气”(《古诗归》)。而这也使他的乐府诗具有了个性化和抒情化的特色。
    曹丕《燕歌行》是现存最早最完整的七言乐府诗,在七言诗的发展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在此之前,《诗经》基本是四言体,偶尔也有七言句,但为数很少。《楚辞》是楚歌体,有七言句,但多数都带有“兮”字,与七言诗句格式、韵味不同。尽管汉乐府中产生过许多七言句式,如唐山夫人《房中歌》有:“大海荡荡水所归,高贤愉愉民所怀。”《薤露行》中有:“露晞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蒿里行》中有:“鬼伯一何相催促,人命不得少踟蹰。”但这些七言句式都是与其他句式夹杂出现,整首诗并非纯粹的七言之作。两汉四百年间,常被人们提到的全篇由七言句构成的作品,分别是汉武帝时的君臣联句《柏梁台诗》和张衡的《四愁诗》。前者出于后代小说,漏洞很多,原不可信。后者尽管是完整的七言诗,但该诗第一句还都带着一个“兮”字,拖着一条楚歌的尾巴。更为重要的是,这两首诗都不是乐府诗。因此,真正摆脱了楚歌形式的羁绊,是完整的七言形式,且是乐府诗的作品,就不能不说是曹丕的《燕歌行》了。
    曹丕《燕歌行》树立了抒写夫妻离别、相思主题的范式,后人多学他以《燕歌行》曲调作闺怨诗。继曹丕之后,魏晋南北朝还有魏明帝、陆机、谢灵运、谢惠连、梁元帝、萧子显、王褒、庾信八位诗人作过同题诗,但所作都未脱开曹丕确立的这一主题。直到唐代高适《燕歌行》的出现,才有了大的变化。高适《燕歌行》将视线从闺阁移至了塞漠,主旨是谴责在皇帝鼓励下的将领骄傲轻敌,荒淫失职,造成战争失败,使广大兵士遭受极大的痛苦和牺牲。诗歌写的是边塞战争,但重点不在民族矛盾,而在同情广大兵士,讽刺不体恤兵士的将军。在这样的主题中他又自然而然地融入了征夫思妇相思离别之情的抒写。用《燕歌行》曲调写时事,写边将生活,高适是第一个。他的大胆尝试获得了巨大成功,他的《燕歌行》成为边塞诗和乐府诗中共同的名篇!这是高适的创造,也是他对曹丕《燕歌行》的突破和创新。 查看全部
    这是曹丕《燕歌行》二首中的第一首。《燕歌行》是乐府曲名,属于相和歌中的平调曲。燕是西周至春秋战国时期诸侯国名,辖地约为如今的北京市以及河北北部、辽宁西南部一带地区。这里是汉族和北部少数民族相交接的地带,秦汉以来经常发生战争,因此历代统治者都要派重兵戍守。由此可见,《燕歌行》应当与乐府曲名《齐讴行》《吴趋行》相类似,都是反映某一地区的生活,具有地域音乐特点的曲调。《燕歌行》不见古辞,这个曲调可能借由曹丕的创作才进入了乐府。
    郭茂倩《乐府诗集》引《乐府解题》揭示《燕歌行》主旨说:“魏文帝‘秋风’‘别日’二曲言时序迁换,行役不归,妇人怨旷无所诉也。”很显然,这首诗是拟设征夫妻子口吻,写她在时节转换之时,怀念征戍不归的丈夫,吐露满腹哀怨无处诉说的痛苦。
    曹丕把写景、写人、抒情、叙事巧妙地融为一体,把思妇的感情、心理描绘得淋漓尽致,构成了一种千回百转、凄凉哀怨的风格。这是《燕歌行》的特点,也是曹丕诗歌区别于曹操等其他建安文人诗歌的典型特征。在他的诗中,看不到其父曹操那种慷慨激昂以天下为己任的气概,也看不到其弟曹植那种积极上进志欲报效国家的激情。在他那里,总像是有一种诉说不完的凄苦哀怨之情,且他的言事抒情又常常用女子口吻。因此,明人钟惺说他的诗“婉娈细秀,有公子气,有文人气”(《古诗归》)。而这也使他的乐府诗具有了个性化和抒情化的特色。
    曹丕《燕歌行》是现存最早最完整的七言乐府诗,在七言诗的发展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在此之前,《诗经》基本是四言体,偶尔也有七言句,但为数很少。《楚辞》是楚歌体,有七言句,但多数都带有“兮”字,与七言诗句格式、韵味不同。尽管汉乐府中产生过许多七言句式,如唐山夫人《房中歌》有:“大海荡荡水所归,高贤愉愉民所怀。”《薤露行》中有:“露晞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蒿里行》中有:“鬼伯一何相催促,人命不得少踟蹰。”但这些七言句式都是与其他句式夹杂出现,整首诗并非纯粹的七言之作。两汉四百年间,常被人们提到的全篇由七言句构成的作品,分别是汉武帝时的君臣联句《柏梁台诗》和张衡的《四愁诗》。前者出于后代小说,漏洞很多,原不可信。后者尽管是完整的七言诗,但该诗第一句还都带着一个“兮”字,拖着一条楚歌的尾巴。更为重要的是,这两首诗都不是乐府诗。因此,真正摆脱了楚歌形式的羁绊,是完整的七言形式,且是乐府诗的作品,就不能不说是曹丕的《燕歌行》了。
    曹丕《燕歌行》树立了抒写夫妻离别、相思主题的范式,后人多学他以《燕歌行》曲调作闺怨诗。继曹丕之后,魏晋南北朝还有魏明帝、陆机、谢灵运、谢惠连、梁元帝、萧子显、王褒、庾信八位诗人作过同题诗,但所作都未脱开曹丕确立的这一主题。直到唐代高适《燕歌行》的出现,才有了大的变化。高适《燕歌行》将视线从闺阁移至了塞漠,主旨是谴责在皇帝鼓励下的将领骄傲轻敌,荒淫失职,造成战争失败,使广大兵士遭受极大的痛苦和牺牲。诗歌写的是边塞战争,但重点不在民族矛盾,而在同情广大兵士,讽刺不体恤兵士的将军。在这样的主题中他又自然而然地融入了征夫思妇相思离别之情的抒写。用《燕歌行》曲调写时事,写边将生活,高适是第一个。他的大胆尝试获得了巨大成功,他的《燕歌行》成为边塞诗和乐府诗中共同的名篇!这是高适的创造,也是他对曹丕《燕歌行》的突破和创新。

曹丕的主要文学成就

古文学知识hgzz8023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96 次浏览 • 2021-07-20 15:35 • 来自相关话题

    文学史上,大都把文帝曹丕和陈王曹植列入建安,把他们的作品作为建安风骨的代表。然而,曹丕等人所处的时代、生活境遇和乐府诗创作,与曹操时的建安文人比起来,有着很大差别。尽管在曹操的时代,曹丕等人的乐府诗对促进建安乐府的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但是,他们主要生活在三分天下政局确立之后,环境较为安定,生活较为平稳。与曹操相比,汉末乱离动荡的社会现实所造成的心理震荡和深沉感触于他们而言尚有距离。当曹操金戈铁马驰骋疆场的时候,曹氏兄弟却与文士们在邺下过着“怜风月,狎池苑,述恩荣,叙酣宴”(刘勰《文心雕龙·明诗》)的诗酒生活。因此,曹丕的很多歌诗,就是当时邺下生活的写照。而真正能够代表其乐府诗特色的,是他建立魏国前后至太和时期的创作。这一时期就是鲁迅所说的“曹丕时代”。
    在曹丕现存的40多首歌诗中,有一半是乐府诗。这20多首乐府诗在内容上以描写男女情思、游子思乡与慨叹军旅之苦居多。这样的内容决定了曹丕的乐府诗几乎都是抒情之作。这些乐府诗,有的是用乐府旧题,有的是他依据民间歌曲所作的新曲。前者是他对曹操以来乐府诗创作的继承,后者则是他在乐府诗创作上的贡献。后者中的代表作品就是《燕歌行》:
    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群燕辞归雁南翔。念君客游思断肠,慊慊思归恋故乡,君何淹留寄他方。贱妾茕茕守空房,忧来思君不敢忘,不觉泪下沾衣裳。援琴鸣弦发清商,短歌微吟不能长。明月皎皎照我床,星汉西流夜未央。牵牛织女遥相望,尔独何辜限河梁。 查看全部
    文学史上,大都把文帝曹丕和陈王曹植列入建安,把他们的作品作为建安风骨的代表。然而,曹丕等人所处的时代、生活境遇和乐府诗创作,与曹操时的建安文人比起来,有着很大差别。尽管在曹操的时代,曹丕等人的乐府诗对促进建安乐府的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但是,他们主要生活在三分天下政局确立之后,环境较为安定,生活较为平稳。与曹操相比,汉末乱离动荡的社会现实所造成的心理震荡和深沉感触于他们而言尚有距离。当曹操金戈铁马驰骋疆场的时候,曹氏兄弟却与文士们在邺下过着“怜风月,狎池苑,述恩荣,叙酣宴”(刘勰《文心雕龙·明诗》)的诗酒生活。因此,曹丕的很多歌诗,就是当时邺下生活的写照。而真正能够代表其乐府诗特色的,是他建立魏国前后至太和时期的创作。这一时期就是鲁迅所说的“曹丕时代”。
    在曹丕现存的40多首歌诗中,有一半是乐府诗。这20多首乐府诗在内容上以描写男女情思、游子思乡与慨叹军旅之苦居多。这样的内容决定了曹丕的乐府诗几乎都是抒情之作。这些乐府诗,有的是用乐府旧题,有的是他依据民间歌曲所作的新曲。前者是他对曹操以来乐府诗创作的继承,后者则是他在乐府诗创作上的贡献。后者中的代表作品就是《燕歌行》:
    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群燕辞归雁南翔。念君客游思断肠,慊慊思归恋故乡,君何淹留寄他方。贱妾茕茕守空房,忧来思君不敢忘,不觉泪下沾衣裳。援琴鸣弦发清商,短歌微吟不能长。明月皎皎照我床,星汉西流夜未央。牵牛织女遥相望,尔独何辜限河梁。

曹丕《燕歌行》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全文赏析鉴赏

回复

诗词歌赋hgzz8023 回复了问题 • 1 人关注 • 1 个回复 • 91 次浏览 • 2021-05-26 20:09 • 来自相关话题

曹丕《燕歌行》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全文赏析鉴赏

回复

诗词歌赋hgzz8023 回复了问题 • 1 人关注 • 1 个回复 • 91 次浏览 • 2021-05-26 20:09 • 来自相关话题

曹丕《燕歌行》写作时代背景及鉴赏

阅读写作hgzz8023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50 次浏览 • 2021-07-20 15:37 • 来自相关话题

    这是曹丕《燕歌行》二首中的第一首。《燕歌行》是乐府曲名,属于相和歌中的平调曲。燕是西周至春秋战国时期诸侯国名,辖地约为如今的北京市以及河北北部、辽宁西南部一带地区。这里是汉族和北部少数民族相交接的地带,秦汉以来经常发生战争,因此历代统治者都要派重兵戍守。由此可见,《燕歌行》应当与乐府曲名《齐讴行》《吴趋行》相类似,都是反映某一地区的生活,具有地域音乐特点的曲调。《燕歌行》不见古辞,这个曲调可能借由曹丕的创作才进入了乐府。
    郭茂倩《乐府诗集》引《乐府解题》揭示《燕歌行》主旨说:“魏文帝‘秋风’‘别日’二曲言时序迁换,行役不归,妇人怨旷无所诉也。”很显然,这首诗是拟设征夫妻子口吻,写她在时节转换之时,怀念征戍不归的丈夫,吐露满腹哀怨无处诉说的痛苦。
    曹丕把写景、写人、抒情、叙事巧妙地融为一体,把思妇的感情、心理描绘得淋漓尽致,构成了一种千回百转、凄凉哀怨的风格。这是《燕歌行》的特点,也是曹丕诗歌区别于曹操等其他建安文人诗歌的典型特征。在他的诗中,看不到其父曹操那种慷慨激昂以天下为己任的气概,也看不到其弟曹植那种积极上进志欲报效国家的激情。在他那里,总像是有一种诉说不完的凄苦哀怨之情,且他的言事抒情又常常用女子口吻。因此,明人钟惺说他的诗“婉娈细秀,有公子气,有文人气”(《古诗归》)。而这也使他的乐府诗具有了个性化和抒情化的特色。
    曹丕《燕歌行》是现存最早最完整的七言乐府诗,在七言诗的发展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在此之前,《诗经》基本是四言体,偶尔也有七言句,但为数很少。《楚辞》是楚歌体,有七言句,但多数都带有“兮”字,与七言诗句格式、韵味不同。尽管汉乐府中产生过许多七言句式,如唐山夫人《房中歌》有:“大海荡荡水所归,高贤愉愉民所怀。”《薤露行》中有:“露晞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蒿里行》中有:“鬼伯一何相催促,人命不得少踟蹰。”但这些七言句式都是与其他句式夹杂出现,整首诗并非纯粹的七言之作。两汉四百年间,常被人们提到的全篇由七言句构成的作品,分别是汉武帝时的君臣联句《柏梁台诗》和张衡的《四愁诗》。前者出于后代小说,漏洞很多,原不可信。后者尽管是完整的七言诗,但该诗第一句还都带着一个“兮”字,拖着一条楚歌的尾巴。更为重要的是,这两首诗都不是乐府诗。因此,真正摆脱了楚歌形式的羁绊,是完整的七言形式,且是乐府诗的作品,就不能不说是曹丕的《燕歌行》了。
    曹丕《燕歌行》树立了抒写夫妻离别、相思主题的范式,后人多学他以《燕歌行》曲调作闺怨诗。继曹丕之后,魏晋南北朝还有魏明帝、陆机、谢灵运、谢惠连、梁元帝、萧子显、王褒、庾信八位诗人作过同题诗,但所作都未脱开曹丕确立的这一主题。直到唐代高适《燕歌行》的出现,才有了大的变化。高适《燕歌行》将视线从闺阁移至了塞漠,主旨是谴责在皇帝鼓励下的将领骄傲轻敌,荒淫失职,造成战争失败,使广大兵士遭受极大的痛苦和牺牲。诗歌写的是边塞战争,但重点不在民族矛盾,而在同情广大兵士,讽刺不体恤兵士的将军。在这样的主题中他又自然而然地融入了征夫思妇相思离别之情的抒写。用《燕歌行》曲调写时事,写边将生活,高适是第一个。他的大胆尝试获得了巨大成功,他的《燕歌行》成为边塞诗和乐府诗中共同的名篇!这是高适的创造,也是他对曹丕《燕歌行》的突破和创新。 查看全部
    这是曹丕《燕歌行》二首中的第一首。《燕歌行》是乐府曲名,属于相和歌中的平调曲。燕是西周至春秋战国时期诸侯国名,辖地约为如今的北京市以及河北北部、辽宁西南部一带地区。这里是汉族和北部少数民族相交接的地带,秦汉以来经常发生战争,因此历代统治者都要派重兵戍守。由此可见,《燕歌行》应当与乐府曲名《齐讴行》《吴趋行》相类似,都是反映某一地区的生活,具有地域音乐特点的曲调。《燕歌行》不见古辞,这个曲调可能借由曹丕的创作才进入了乐府。
    郭茂倩《乐府诗集》引《乐府解题》揭示《燕歌行》主旨说:“魏文帝‘秋风’‘别日’二曲言时序迁换,行役不归,妇人怨旷无所诉也。”很显然,这首诗是拟设征夫妻子口吻,写她在时节转换之时,怀念征戍不归的丈夫,吐露满腹哀怨无处诉说的痛苦。
    曹丕把写景、写人、抒情、叙事巧妙地融为一体,把思妇的感情、心理描绘得淋漓尽致,构成了一种千回百转、凄凉哀怨的风格。这是《燕歌行》的特点,也是曹丕诗歌区别于曹操等其他建安文人诗歌的典型特征。在他的诗中,看不到其父曹操那种慷慨激昂以天下为己任的气概,也看不到其弟曹植那种积极上进志欲报效国家的激情。在他那里,总像是有一种诉说不完的凄苦哀怨之情,且他的言事抒情又常常用女子口吻。因此,明人钟惺说他的诗“婉娈细秀,有公子气,有文人气”(《古诗归》)。而这也使他的乐府诗具有了个性化和抒情化的特色。
    曹丕《燕歌行》是现存最早最完整的七言乐府诗,在七言诗的发展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在此之前,《诗经》基本是四言体,偶尔也有七言句,但为数很少。《楚辞》是楚歌体,有七言句,但多数都带有“兮”字,与七言诗句格式、韵味不同。尽管汉乐府中产生过许多七言句式,如唐山夫人《房中歌》有:“大海荡荡水所归,高贤愉愉民所怀。”《薤露行》中有:“露晞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蒿里行》中有:“鬼伯一何相催促,人命不得少踟蹰。”但这些七言句式都是与其他句式夹杂出现,整首诗并非纯粹的七言之作。两汉四百年间,常被人们提到的全篇由七言句构成的作品,分别是汉武帝时的君臣联句《柏梁台诗》和张衡的《四愁诗》。前者出于后代小说,漏洞很多,原不可信。后者尽管是完整的七言诗,但该诗第一句还都带着一个“兮”字,拖着一条楚歌的尾巴。更为重要的是,这两首诗都不是乐府诗。因此,真正摆脱了楚歌形式的羁绊,是完整的七言形式,且是乐府诗的作品,就不能不说是曹丕的《燕歌行》了。
    曹丕《燕歌行》树立了抒写夫妻离别、相思主题的范式,后人多学他以《燕歌行》曲调作闺怨诗。继曹丕之后,魏晋南北朝还有魏明帝、陆机、谢灵运、谢惠连、梁元帝、萧子显、王褒、庾信八位诗人作过同题诗,但所作都未脱开曹丕确立的这一主题。直到唐代高适《燕歌行》的出现,才有了大的变化。高适《燕歌行》将视线从闺阁移至了塞漠,主旨是谴责在皇帝鼓励下的将领骄傲轻敌,荒淫失职,造成战争失败,使广大兵士遭受极大的痛苦和牺牲。诗歌写的是边塞战争,但重点不在民族矛盾,而在同情广大兵士,讽刺不体恤兵士的将军。在这样的主题中他又自然而然地融入了征夫思妇相思离别之情的抒写。用《燕歌行》曲调写时事,写边将生活,高适是第一个。他的大胆尝试获得了巨大成功,他的《燕歌行》成为边塞诗和乐府诗中共同的名篇!这是高适的创造,也是他对曹丕《燕歌行》的突破和创新。

曹丕的主要文学成就

古文学知识hgzz8023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96 次浏览 • 2021-07-20 15:35 • 来自相关话题

    文学史上,大都把文帝曹丕和陈王曹植列入建安,把他们的作品作为建安风骨的代表。然而,曹丕等人所处的时代、生活境遇和乐府诗创作,与曹操时的建安文人比起来,有着很大差别。尽管在曹操的时代,曹丕等人的乐府诗对促进建安乐府的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但是,他们主要生活在三分天下政局确立之后,环境较为安定,生活较为平稳。与曹操相比,汉末乱离动荡的社会现实所造成的心理震荡和深沉感触于他们而言尚有距离。当曹操金戈铁马驰骋疆场的时候,曹氏兄弟却与文士们在邺下过着“怜风月,狎池苑,述恩荣,叙酣宴”(刘勰《文心雕龙·明诗》)的诗酒生活。因此,曹丕的很多歌诗,就是当时邺下生活的写照。而真正能够代表其乐府诗特色的,是他建立魏国前后至太和时期的创作。这一时期就是鲁迅所说的“曹丕时代”。
    在曹丕现存的40多首歌诗中,有一半是乐府诗。这20多首乐府诗在内容上以描写男女情思、游子思乡与慨叹军旅之苦居多。这样的内容决定了曹丕的乐府诗几乎都是抒情之作。这些乐府诗,有的是用乐府旧题,有的是他依据民间歌曲所作的新曲。前者是他对曹操以来乐府诗创作的继承,后者则是他在乐府诗创作上的贡献。后者中的代表作品就是《燕歌行》:
    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群燕辞归雁南翔。念君客游思断肠,慊慊思归恋故乡,君何淹留寄他方。贱妾茕茕守空房,忧来思君不敢忘,不觉泪下沾衣裳。援琴鸣弦发清商,短歌微吟不能长。明月皎皎照我床,星汉西流夜未央。牵牛织女遥相望,尔独何辜限河梁。 查看全部
    文学史上,大都把文帝曹丕和陈王曹植列入建安,把他们的作品作为建安风骨的代表。然而,曹丕等人所处的时代、生活境遇和乐府诗创作,与曹操时的建安文人比起来,有着很大差别。尽管在曹操的时代,曹丕等人的乐府诗对促进建安乐府的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但是,他们主要生活在三分天下政局确立之后,环境较为安定,生活较为平稳。与曹操相比,汉末乱离动荡的社会现实所造成的心理震荡和深沉感触于他们而言尚有距离。当曹操金戈铁马驰骋疆场的时候,曹氏兄弟却与文士们在邺下过着“怜风月,狎池苑,述恩荣,叙酣宴”(刘勰《文心雕龙·明诗》)的诗酒生活。因此,曹丕的很多歌诗,就是当时邺下生活的写照。而真正能够代表其乐府诗特色的,是他建立魏国前后至太和时期的创作。这一时期就是鲁迅所说的“曹丕时代”。
    在曹丕现存的40多首歌诗中,有一半是乐府诗。这20多首乐府诗在内容上以描写男女情思、游子思乡与慨叹军旅之苦居多。这样的内容决定了曹丕的乐府诗几乎都是抒情之作。这些乐府诗,有的是用乐府旧题,有的是他依据民间歌曲所作的新曲。前者是他对曹操以来乐府诗创作的继承,后者则是他在乐府诗创作上的贡献。后者中的代表作品就是《燕歌行》:
    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群燕辞归雁南翔。念君客游思断肠,慊慊思归恋故乡,君何淹留寄他方。贱妾茕茕守空房,忧来思君不敢忘,不觉泪下沾衣裳。援琴鸣弦发清商,短歌微吟不能长。明月皎皎照我床,星汉西流夜未央。牵牛织女遥相望,尔独何辜限河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