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时期喜欢饮酒书法家

已邀请:

hgzz8023

赞同来自:

    明末清初的归庄“性豪放﹐善饮﹐酒酣落笔﹐辄数千言不能止”﹐他酒后赴考﹐提学御史元炜“怪而黜之”﹐但又“惜其才﹐旋复焉”。 由于嗜酒﹐归庄几乎名落孙山。 姜宸英更是如此﹐好几次因为醉后赴考而被赶岀考场。 李正华因为嗜酒﹐中年时曾经大病一场﹐几乎丢了性命﹐因而自号为“醉余生”。 他“将临必饮酒﹐无日不临池﹐也无日不醉酒也。 微醺时作书﹐益淋漓酣畅﹐笔墨飞舞”﹐他的朋友庄茹甫感叹说﹕“观君作书﹐每心惊气窒﹐不知其笔之自何处起何处止也。”张迁禄“善草书……性豪嗜酒”﹐他常常用自己的书法作品换酒饮﹐晚年归隐时﹐曾经醉后对自己的随从说“可将去藏之﹐二十年后﹐必有知宝贵者也”﹐可见他对自己的书法自信到了何种程度。
    清代的道士白玉蟾﹐“喜饮酒﹐不见其醉﹐随身无片纸﹐落笔满四方”﹐他的大字草书﹐“若龙蛇飞动”。 但是﹐酒能醉人﹐酒能使书家的书法佳妙﹐却又往往误事。 郑板桥由于喜欢酒肉﹐而误落沽名钓誉、故作清雅的盐商的骗局﹐被骗去书画。 京城有一个“打钟庵”落成﹐主持僧求傅山书写庵名﹐傅山则以此僧的品行不端为由拒绝。 主持僧求傅山的朋友帮助﹐此友设席灌醉傅山﹐又假装写不好预先镶有“打钟庵”三个字的诗﹐就请傅山帮忙。 此时的傅山已醉﹐上当而为之书写。 事后﹐傅山就和他的朋友断交了。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