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鄘风载驰原文鉴赏(刻画了许穆夫人什么形象)

《载驰》
载驰载驱, 归唁卫侯。
驱马悠悠, 言至于漕。
大夫跋涉, 我心则忧。
既不我嘉, 不能旋反。
视尔不臧, 我思不远。
既不我嘉, 不能旋济。
视尔不臧, 我思不閟。
陟彼阿丘, 言采其虻。
女子善怀, 亦各有行。
许人尤之, 众穉且狂!
我行其野, 芃芃其麦。
控于大邦, 谁因谁极?
大夫君子, 无我有尤。
百尔所思, 不如我所之!
已邀请:

hgzz8023

赞同来自:

    马蹄得得,车轮滚滚,许国国君(穆公)的夫人正心急如焚地赶路。她本是卫国贵族女子嫁到许国的,现在听说卫都已被狄人攻占,卫懿公被杀,而她的胞兄为卫国遗民所拥立,在漕邑(今河南滑县南)暂时安顿了下来,她要去吊唁卫侯失国,同时为复兴卫国贡献力量。

    以上情节即诗篇第一章所写。但是这是假想还是真实却有不同看法。如姚鼐说:“通篇皆写悲思迫切之意,非实事也”,就是说作者写作此诗时,并未离开许都(今河南许昌附近),“载驰载驱”只是虚写。另一种说法则认为作者已到漕邑,许国大夫追来劝返,作者才写了这首诗。当然,我们也不妨认为诗篇作于归卫途中。种种异说都可由读者去见仁见智了。

    这首诗的本事见载于《左传闵公二年传》,汉代文献也多有记载,传《诗》四家都无异辞,所以它的本事与作者都是确定了的。事件发生在公元前660年,两千六百年前,有这样一位女作者,写下了这样一首动人的爱国诗篇,确实是我国文学史上光彩的一页。

    这是一首政治抒情诗。先秦时代还没有自觉的文学创作意识,只是因有切身的感受和情感的冲动,才发而为歌咏。本篇也是情动于中而形于言的产物。诗人感受最深的一是卫国的破灭,二是许国大夫对她行动的阻挠。于是在诗篇中关心宗国的命运和对许人阻挠的抗争便交替出现。诗篇首章抒写了她归卫的急迫心情。开头用倒叙法先写车马奔驰的情形,然后才交代目的。用一“归”字,既点明了她的身份,又包含着乡关之思、故国之恋。“驱马悠悠”两句则表达了因急于归去而感到道路漫长的那种心情。诗篇第四章“控于大邦,谁因准极”两句,表达了她对复兴卫匡深深地思虑着、焦急着。旧注说这句是“闵宗国之无援”,除此之外,当还有向大国呼吁的用意。后来齐国果然派兵援卫,助卫筑起了新都。诗篇的结束“百尔所思,不如我所之!”表达了为救卫义无反顾,决不后退的决心。

    与忧卫相结合,诗篇写对于许人的阻挠,由不满而发展为怨怒。许人不肯援卫,是怕造成被动局面,故竭力反对许穆夫人归国。诗人义正词严地指斥他们:“视尔不臧,我思不远”,“视尔不臧,我思不閟。”许人自会提出种种阻挠的理由。如提出妇女多愁善感,不该过问大事等论调。许穆夫人则针锋相对地写道:“女子善怀,亦各有行”,只要有道理,善怀也算不得什么缺点。又如按照礼制,君夫人除探视父母或为父母奔丧外是不能回娘家的。许人以礼相责,自然使许穆夫人心理上承受到极大的压力。但我们从诗篇中看到,诗人毫不畏缩,而是激烈地指斥,“许人尤之,众穉且狂”,指斥他们无理的攻击是既幼稚又狂妄。在那个时代,面对种种谬论能进行如此坚决的抗争是很不容易的。应该说这力量、这勇气全都植根于对宗国的爱。

    王夫之在《诗广传》中,写了读这首诗的感受:“下峥嵘而无地,上廖廓而无天。义结于中,天地无足为有无,而况于人乎?”性之所至,情之所钟,连天地之有无都不再考虑,何况啧啧之人言。他将许穆夫人与悯西周之亡的东周大夫,沉江的屈原、囚燕的文天祥相提并论,说:“载驰之怨妇,黍离之遗臣,沉湘之宗老,囚燕之故相,悲吟反覆,而无能以一语宣之,同其情者喻之而已。”他强调“我所之”一语表达的是热爱祖国的至情至性,是无法用一种具体内容指实的。王夫之作为坚贞不屈的爱国者,对此篇别有会心,对我们阅读这一名篇很有启发。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