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东南飞》全诗鉴赏(故事叙述表现手法)

已邀请:

hgzz8023

赞同来自: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典型的诗歌语言,典型的民歌手法,一场戏剧自此拉开了序幕,兰芝的自诉请遣就此开始。她受过良好的家庭教育,能织布、会裁衣、晓音乐、通诗书、知礼义、谙妇道,举凡闺中所需无所不能。这应该是一个合格的妻子和儿媳。可是,她却并未得到婆婆的欢心。她从“三日断五匹”而婆婆尚且“故嫌迟”中痛苦地意识到了婆婆有意刁难和执意遣归的用心。在驱遣必行的情况下,她主动请遣,走上了自我反抗的道路。焦仲卿是了解妻子的,他知道责任全在自己母亲一方,所以在听完妻子的诉说后,并不安抚和劝导,而是直接到母亲面前求情和质问:“女行无偏斜,何意致不厚?”这样的质问说明他了解妻子、挚爱妻子,同时也说明他对事态的严重性认识不足。这样的做法只会使事情向更坏的方向发展。果然,焦母没有料到平日里唯唯诺诺、唯己命是从的孝顺儿子,今日竟敢如此为媳妇张目,她勃然大怒。她的盛怒,意味着兰芝遣归的无法挽回。更为严重的后果是,她要为儿子另择合乎自己心意的配偶。
    母命实不可违,而妻子又委实为自己所深爱,焦仲卿陷入左右为难之中。这时,他想出一个折中的办法:既遵母命,遣送妻子回家,又准备不久再把她接回来。仲卿想以暂时的妥协、时间的流逝,填平母亲和妻子之间的鸿沟。但是,这番苦心是否能得到妻子的谅解?妻子是否承受得住这样的委屈?焦仲卿无法给出答案,所以他欲言又止,以致泣不成声。见此情景,聪明的兰芝一切都明白了。她是清醒的,她深知被遣的必然和重归的不可能,她更不愿让心爱的丈夫左右为难。“勿复重纷纭”,表明她对事情的发展已不抱任何幻想,毅然打算离开焦家。作为焦家的儿媳,几年来她恪守孝道,备受苦辛,她是坦然的。因此,对她而言,离开焦家并不难,难的是,和深爱的丈夫分离。她明白,丈夫和她有着同样的痛苦,丈夫深爱着她,但又对改变现状无能为力。既然如此,作为妻子就理应为他排遣。于是她留下了自己的嫁妆,给丈夫作为纪念,为的是使丈夫“久久莫相忘”。一对恩爱夫妻,就这样被活活拆散了。而这个有情有义的女子,却对懦弱的丈夫没有一丝怨言。这固然是基于对丈夫的了解和谅解,但更重要的是她清楚决定他们二人婚姻前途的不是夫妻间的情爱,而是封建家长的意志。这样的见识,让她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忍痛离开!
    兰芝离开焦家时是冷静的。辞归前她盛装打扮,用她的俊美容颜,表现了她的镇定和坚强。辞归时上堂拜母,不卑不亢,礼伏周至。然而,冷静并不是冷漠,下堂别姑,她终于忍不住卸下了坚强的面具,泪落不止。委屈和不舍,随着一串串泪珠,倾泻而出。大道口的密誓,更是宣告了她和丈夫被迫暌离时维护坚贞爱情的决心。
    兰芝被遣,意味着婆媳矛盾、母子冲突的告终。然而,新的厄运又将降临在这对怀着重逢希望的男女身上。
    兰芝还家,重重压力随之而来。尽管在焦家,她是无辜被遣的,是受害者。但对娘家来说,这依旧是奇耻大辱。在传统认识面前,兰芝进退失据,她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终于,大难临头了。兰芝回家不过十几天,县令的儿子就来提亲了。嫁与不嫁,就成为对兰芝是否忠于爱情的考验。她信守了与丈夫的誓言,争取到母亲的谅解,谢绝了县令家的求婚。第一次风波就这样有惊无险地过去了。但是,面对太守家的求亲,母亲不愿力拒。而兄长,则以关心妹妹的面孔出现,用赤裸裸的世俗利害逼婚。兰芝深知,太守的势力不可抗拒,兄长的决定不可改变,她只有暂且权宜,外示顺从而内定死志,在允婚的表象下作最后的抗争。
    仲卿听闻变故重会兰芝,怨艾难抑,斥责兰芝的背信弃义。而兰芝,本希望从挚爱的人那里得到同情和理解,让他明白自己所承受的巨大家庭压力。却不料,仲卿情急之下只有责难。仲卿是深爱兰芝的,他相信兰芝会恪守誓言。但他无法理解兰芝的处境,无法体会来自兰芝娘家那不容抗拒的家庭重压。以致在兰芝陈述遭际之后,他仍不以为然地说:“贺卿得高迁!”这无异于在兰芝心灵的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这是兰芝无法忍受的,但又是无法申辩清楚的。她只是提醒他:“同是被逼迫,君尔妾亦然。”她知道,只有一死,才能在爱人面前表白心迹。仲卿还家后,也向母亲暗示死志。然而,亲手拆散了这对夫妻的焦母,却依然坚持另觅佳媳的计划,无视仲卿对兰芝的一片真情。她那冷酷的母爱,终于将她的儿子逼上了绝路。兰芝纵身投水,仲卿自缢庭树。一对有情人就这样惨死在封建家长的重压之下。
    两家求合葬,是这一悲剧故事的尾声,显示出兰芝、仲卿双双殉情之后双方家长心理的微妙变化。松柏梧桐,叶叶相交;鸳鸯比翼,飞翔其间。这样的描写寄托了人们对以爱情为基础的合理婚姻的向往。这首诗以其所塑造的一系列鲜明生动的人物形象、完整紧凑的结构、个性化的对话、抒情性的穿插、人物行动的简洁刻画和浪漫主义的结尾成为中国古代叙事诗成熟的标志,对后代产生了深远影响。尤其是其中所写连理枝和鸳鸯鸟的故事,被后世许多文学作品所继承。如《搜神记》中韩凭夫妇墓上的鸳鸯鸟和相思树,《太平广记》卷三八九“相思木”条所载思妇思念征夫以致卒后墓上生出相思木,白居易《长恨歌》中“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李杨爱情描写,甚至梁祝化蝶等故事,都与此为同一旨趣,都是人们对坚贞爱情的礼赞和美好愿景。
    《焦仲卿妻》与《陌上桑》合称汉乐府双璧,后人对这两首诗给予了很高评价。如明人许学夷云:“汉人乐府五言《焦仲卿妻》诗,真率自然,而丽藻间发,与《陌上桑》并胜,人未易晓。何仲默云:‘古今唯此一篇。’……王元美云:‘《孔雀东南飞》质而不俚,乱而能整,叙事如画,叙情若诉,长篇之圣也。’”(《诗源辩体》卷三)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